西安论坛

怀念远去的哥哥

 2843  8  0
  • 楼主 @ 哼你 名满天下

    人有时候是写不出东西的,就像悲痛的时候说不出话一样,只能被回忆揪住深深的沉默。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大哥去世已经三年了。他离开的很突然、很意外。只是,现在他真的不在了,我感到眼前少了一座灯塔,内心多了一块空白。大哥生命停在了60岁上,前期没有任何征兆,只是有点咳嗽。或许是大意,大意的突然去了。我只是没有想到他去的竟然那么快。侄儿从省城打来电话,我的心就揪做了一团,不断地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创一个个奇迹。等我赶到医院时,看着一双双红肿的眼睛,才知道一切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徘徊在病房外,没有勇气去拉他的手。大哥比我大10岁。长兄如父,他待我从不例外,关心直至细微末节。山里娃的童年十分单调,特别是我们这些单家独户的娃娃们,哥哥姐姐如果去了学校,我们就显得更加孤单。大哥为了让我开心快乐,经常带我去他的学校。我的童年没有活的枯燥、孤独,得十分感谢我的大哥。后来大哥当了兵。三年的部队生活塑造了他刚毅的性格,培养了他干练的才能。复原后他把从部队所学的医疗知识运用到实际,为山区的家乡父老去除病痛。他下海经商后又把从部队带回来的所有医疗器械和书籍捐献给了村医疗室。后来村医疗室几经易手,那些东西也不知道去了何方。书虽然不见了,但是书籍上的知识肯定依然武装着人们的头脑。毕竟知识是无私的,大哥是无私的!再后来,大哥历任村长、书记,领着几百口人,管理着全村的事务。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率先实施了双田制改革,解决了各户土地贫瘠不均匀的实际问题;协调相关部门,争取电线、水管,结束了山里几代人点灯靠煤油、吃水靠肩挑的历史……他是一盏灯,照亮暖心的那一种。他紧跟时代潮流。秦岭国家植物园创建伊始,他鞍马劳顿,苗圃园的角角落落都有他的身影。他是元老、是功臣,那里的田埂、树苗都认识他。久违的熟悉,心酸的怀念。之前,我抽烟,每次回家大哥都会递一支过来,现在他永远也不会与我亲热了。近两年我已经很少回乡,就让印记在记忆里的故事一簇簇各自慰藉吧。

    2021年11月23日 20:53:25
    引用| 举报
查看剩余8条回复
8

取消

                  支持jpg,gif,png格式,可以添加5张图片,您已经添加了0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人人网

取消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