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论坛

叶之恋

 3834  11  30
  • 楼主 朱继信 万众敬仰

    叶之恋2021年11月21日星期日

    一风落下千万金,飘飘洒洒砸路人。路人见金不昧金,从此世间无贪心。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范仲淹在陕北前线所作的《秋思》,读来伤感、悲壮。因为,那是战时的霜秋,是贫弱的北宋。

    如今,放眼祖国大地,哪听“四面边声”、哪有“孤城紧闭”!我看西安初冬,今天骤起一场寒风,灿然遍地躺金,辉映满目锦绣。

                                             指尖迷景

    古都西安,一方宝地。

    在华夏历史上,长安——西安,是长治久安的代名词,是拥有中国分水岭、气候分界线的唯一省会。

    气势巍峨绵延的秦岭,水分两系,北入黄河,南进长江;冬阻寒潮南侵,夏挡海风深入西北腹地,成为我国生态的重要屏障,造就了强烈的“南北差异”气候分界线。

    近在秦岭北麓的西安,气象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少有南方的潮湿,轻于西北其他省会的干燥酷寒,四季分明,虽春秋短冬夏长,气候总体相对温顺。

    应季植物,最是敏感于气侯的变化。秋冬交替,不经意间,红绿的世界,飘然而至多姿多彩的斑斓,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异彩缤纷,风景如画,秀丽迷人,以往远藏深闺人不知,山高路远求不得,而今万种风情步步来,一谈一笑艳景新。

    当季明星,自然是叶为王,红黄二色晕染乾坤。

    那一树万金的银杏叶,阳光照耀下璀璨溢彩,熠熠夺目,盎然碧空,漫天辉煌,微风吹来,一只只可爱的蝴蝶飘舞、追逐、嬉戏,静簇地面,又变成了一把把精巧玲珑的羽扇,层层叠叠,相依相偎,亲密无间,这场景动人心弦,流连忘返。

    公园自不必说,单就小区内外,街边路旁,枫树、银杏树、以及不知名的树种与盆景,交织成了美景长廊,路步拾轶轻而易举,指尖迷景随心所欲,点击手机不停,宛若秒杀,想随薪锁欲都难难难。

                   黄金梦

    从灿若黄金的银杏叶,想到了秦腔剧《拾黄金》。这是陕甘名丑孙存蝶的拿手戏,将败家子胡来的黄金梦演绎得活灵活现,他的贯口:“一村雪二度梅三滴血四进士五女拜寿六月雪七品芝麻官八件衣九连子十道本”,一气呵成、一贯到底,嘴上功夫十分了得,令人印象深刻。

    台上《拾黄金》的乞丐,想着“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得横财不发”的“美事”,又担心着“人狂莫好事,狗狂挨砖头”,台下看客会心一笑。

    现实生活中,胡来的幽灵仍然于灯火阑珊处游荡,幻想着银杏叶般的黄金由天而落,砸到头上。

    明白人都知道,美好生活是奋斗出来的。夺人之美,法不容情。

    记得20多年前,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发生了一起灭门大案,主凶为了过生日,叫上帮凶入室偷钱,可惜可叹艺术生命如日中天的秦xx一家四口惨遭杀害,二凶犯自然受到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躺倒等待,没有出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明朝《明日歌》)。

    即便是期盼读书有成,也得奋斗:“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早在千多年前,唐代韩愈用“勤”、“苦”二字,告知学子,黄粱梦醒一场空。

    2021年11月22日 15:33:41
    引用| 举报
查看剩余11条回复
11

取消

                  支持jpg,gif,png格式,可以添加5张图片,您已经添加了0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人人网

取消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