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情感

我的父亲

 15658  3  0
  • 楼主 关外杂家 小有名气

           我的父亲是2015年元月5号去世的。一晃眼,父亲离开我们五年多了,时间虽然越来越远,但是思念之情却越来越浓。一直想写点东西怀念老人家,但因为慵懒、怠惰,迟迟没有下笔,内心里也常常自责。

           这些年,时常梦中惊醒,在夜深人静时暗自流泪,为自己没能让老人家享一天福愧疚,为病中没有照顾好老人家羞愧,为离世前没有见最后一面而遗憾。

            夏爹出生于1944年正月22日,在家排行老三。据父亲口述,当时家境贫寒,从小边读书边跟随祖父劳作,这样一直持续到高小毕业。在当时的农村,这也算读书很多的人了。一天去汊河采摘藕带,突然遇上罕见的“白龙暴”,狂风阵阵,遮天蔽日,路上十分危险,无法行人。父亲在水晶岗借老乡家躲避,方躲过危险。1954年发洪水,这也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洪水,洪湖及周边几个县全部成一片汪洋。祖父带着父亲和家人到湖北钟祥逃荒。在钟祥借住在老乡家中,虽然仅10岁,父亲不得不经常随祖父出去捞鱼、菜藕带,维持一家人温饱。

           洪水退去,祖父才带着一家人返回郑道湖石桥沟安顿下来。父亲高小毕业后,在乡村小学任教,期间,在19岁与母亲成婚。任教两年后,参军入伍。先在河北石家庄附近服役,后转到青海作为探照灯部队一员,为国家的核工程建设进行外围防护,一直晋升到上等兵。服役七年后,复员回家。

             在当时,父亲作为退伍军人,又有些文化,还是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先后安排到永丰公社和汊河公路管理段工作,后来到乡村小学教书,后当了校长。由于学校校舍破烂需要重建,在没有资金建校的情况下,父亲带着全校老师,自己烧砖,自己建校舍。直到我们读小学,那时的校舍仍是父亲带着人一块砖一块砖建造起来的。由于父亲对老师过于严厉,工作要求高,以致得罪了很多人,于是小学建成后不久,父亲辞去了校长职务。

             离开教育战线,父亲又进了镇上的搬运队,后来还当了搬运队的会计。父亲在当会计期间,手中管着很多钱,当时也没有规范的财务管理,如果心生贪念,是可以做点手脚,挪用资金补贴家用的。但父亲没有贪污过集体的一分钱,真正做到了问心无愧。父亲还当过村里的联防队队长,他一如既往发扬部队的优良作风,为村民排忧解难,为村里治安建设尽心尽力,受到村民的信任和称赞。

            80年代初,父亲不愿受体制的束缚,也不愿阿谀奉承,辞去了集体的一切职务,安心回家种田。父亲思路活跃,种田也没有墨守成规,总是想方设法弄点新奇的东西,提高种田收益。我记得,家里种过苎麻,养过几百只鸡,父亲还被湖北省科协评为科技示范户。为了贴补家庭收入,父亲还与人一起贩卖过鳝鱼、耕牛。应该说,87年前,父亲在家务农的日子,是我们大家庭十分平稳安宁的日子。家庭收入在村里也是不错的。

            87年后,父亲的磨难、家境的艰难就开始了。87年,国家进入计划经济和商品经济共同发展的时期,村集体的五金厂面临倒闭,急需找人承包盘活。作为有文化的人,又是从部队出来见过世面的人,村里找到父亲,希望父亲接手五金厂。于是父亲当上了厂长,开始经营企业。面对日益活跃的市场经济,尔虞我诈的商场,父亲刚正不阿、粗犷直爽的性格和计划经济时代受到的教育与养成的作风,肯定是难以适应的。果不其然,在经营过程中,首先是受到内部管理人员的拆台,贪污挪用资金,又受到市场变化的冲击,经营陷入困境。银行又不肯借贷以缓解资金紧张的局面,父亲只好把家里的三头猪卖了,去联系业务。以家里的一点积蓄去缓解企业资金困难,显而易见是不明智的,也是无效的。可是父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88年企业倒闭,89年父亲陷入官司和债务之中。家里的积蓄也因此耗光,一贫如洗,家庭经济陷入十分窘困之中。

            从此,父亲一方面和村里打官司,一方面继续回家务农。父亲的十年磨难也由此开始。事业的不顺,家里诸事不顺心,让父亲非常伤心,以致绝望。1991年,父亲喝下了农药,虽然被抢救回来,但身体也因此受到巨大损伤。1995年,牵牛时,被耕牛的绳子牵扯以致骨折;1996年外洪内涝农村基本没有收入,落了一点粮食;1997年上半年,因以前经营企业时留下的负债,父亲被非法拘役三个月,幸得二姐二姐夫支持,帮助还债出狱;1998年春,父亲不幸得了出血热,同年周边有5个得出血热的,唯有父亲治愈了,逃过一劫。1998年,修缮房屋时,从屋顶上摔下,脊柱摔断。当时母亲与堂哥们将父亲送到黄家口镇医院救治,医院不接收,说抓紧送到市医院去,到正规医院手术费用巨大却不能保证康复。幸得大姐夫堂兄以祖传医术,仅花200元就完成治疗。期间,父亲卧床40余天,母亲不辞辛劳,精心照顾,下床后方能慢慢做到生活自理。

            1999年后,哥哥结婚,宇泽出生,家庭生活方又归于平静。2006年8月,壮壮出生,父亲母亲来北京帮助照顾,两人在国防大学呆了半年,直至次年3月。应该说,这半年,是父亲最享福的半年。无劳作之辛苦,无官司之缠身,无忧愁而伤神,修身养性,享天伦之乐。2007年回湖北后,一直耕作,后又去西安呆了几年,短暂来北京几天,均不复半年国防大学时的快乐平静。

            2014年初,父亲罹患重症肝癌,虽经努力治疗,仍于2015年年初离世,享年70岁。

            父亲这一辈子,虽然磨难甚多,亦没给子女留下多少财富和积蓄,但仍不失为一个好父亲,高大的形象没有因此而损半分。

            父亲一直在为改变家庭经济状况而努力,从没有懒惰、松懈过。无论是务农、做小商小贩,经营企业,都是在想方设法改变家庭经济状况,为大家庭创造财富。虽然有很多失败,但其付出的努力和艰辛不能抹杀。

          父亲一直光明磊落,正直诚实,不耍奸滑,不害人,尽力助人为乐。耳濡目染,我们也受到了莫大的教益。不害人,不偷奸耍滑,不阿谀谄媚,做人忠厚诚恳,也成了我的做人原则。

          父亲虽然只读过高小,但对文化的亲慕,使他一直热爱读书和学习。他也经常逼着我们读书练字。几个外甥在郑道湖读书,父亲也一刻没有放松对他们的教育。

            我记得读师范时,父亲送我去学校,因为差学校1000元集资款,父亲不得不去找校长说好话,去求人通融。当时父亲在校门口叮嘱我,让我好好读书,不要操心学费的事。我看着父亲满脸的忧愁,两鬓的白发,心里十分的难过。时至今日,这一幕仍在我心里隐隐作痛。

            今天大家庭经济相比以往大为改观,至少不用愁日常吃穿用度,但父亲已然远去。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唯有父母的恩情不可忘却,唯有大家庭的亲情不可淡漠,这才是我们要珍惜铭记的,如此方能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2020年清明,谨以此文怀念父亲。

            

            

    2020年04月07日 16:18:13
    引用| 举报
查看剩余3条回复
3

取消

                  支持jpg,gif,png格式,可以添加5张图片,您已经添加了0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人人网

取消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