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论坛

父亲的土地

 2634  3  0
  • 楼主 作家丹青 声名鹊起

                                               父亲的土地

                                                           作者:丹青

          

           又到一年农忙割麦时节了。

           我的电话骤然响起,电话是父亲打来的,父亲道:“咱家麦子黄了,你兄弟两个必须回家一个人帮忙收麦”,我答应了,然后又劝父亲“你身体不好,今年把家里的地就少种一块吧”,父亲嗯了两声,没有说啥,我知道,其实父亲从心里是不愿意少种地的 。

            果不然,过几天打电话时,母亲告诉我,父亲将家中六亩田地的化肥及种子全买好了,准备要将家里的土地全部耕种了。

            父亲是一个农村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父亲的青壮年时期,正值六七十年代农业合作社时期,那时,村里未分队,也未分田,整个一村几百号人,一起劳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机械化,种庄稼全靠人力,而父亲那时正值二十多岁的小伙,是个干活能手,一人能扛起百十来斤的大袋子,由于劳动积极,父亲被大队评为“优秀社员”。

          进入80年代,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沐浴了中国大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家也分到了六七亩土地。

           这时的父亲自然是喜上眉梢,从此干劲更足了!

          村上分田后,种啥自然由自家做主了,而父亲那时30多岁,正是青壮年时期,除了种植主粮外,家里还种上了别的作物,也算是多种经营了!

           当时,家里有四块田地,门前的两块地被父亲安排种植玉米和小麦,另外的两块土地则被父亲安排种植红薯,豆子或辣椒之类了,总之,四块田地没有一块闲下来的,父亲在自己的土地上更忙了。

           那时,我们兄妹三个,年纪尚小,都在上学,每天,天刚刚亮,父亲就随着我们起床,顾不上洗漱,就扛着锄头下地去干活了,有时一去就是一整天,傍晚才回家,有时中午,还要我们去给送饭呢。

           四块田地,每一块地都被父亲精耕细作,由于没有机械,需全部人工,尤其那两块偏远的地块,要一锄一锄的挖开,然后再用铁耙,把挖开的土块儿搂碎,再用茏子盛上化肥,用手抓起茏子里的化肥,一步一个脚印的满地撒开,然后,再将买好的麦种,用同样的方法散入地中。由于地处偏远,浇不上水,这两个地块全靠天吃饭,雨水充足时,收成尚可,遇干旱天气,则收成大降,父亲则会边收庄稼,边叹息:“今年这麦差远了”,一脸的怜惜,仿佛是自家孩子,没被他照顾好一般。

           后来,由于连年欠收,于是那两块土地被用来专种别的作物了,如红薯,辣子,豆子等,而另外两块较大的土地,还是以玉米、小麦为主。

           由于父亲勤劳能干,为人忠厚,有一年小队选小队队长,父亲成功当选。为了弥补家里收入不足,父亲借债买了一台电葫芦,贴补家用,专门给人盖房上料,上板之用。

          记得刚买下时,都是接的一些村上的小活,收入不高,因为是借债买的电葫芦,所以,全家人都希望有大活可做,以挣钱还债,终于有一天,村上有一个在西安的包工头,突然告诉父亲,他那里接了一个工程,让父亲把电葫芦,拉到西安工地上去,可以给父亲几万元的工程量,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因为如果能做成这样的活,那上万元的外债一下子就可以还完了,但父亲思忖再三,未成行,为此,我惋惜不已,而父亲则很坦然说道:“我是队长,正在主持修村上浇地的水井,如果修成了,村上所有的地就不怕旱了,另外咱家地里的庄稼也没人管,我可以去西安干工程,但这两件事情我放心不下”,为公之心,怜地之意尽显!

          由于父亲的不善经营,最终,这个借债买的电葫芦以区区千元赔本转让给别人,而那借的钱则成为长久的外债,在好长一段时间内,让家人压力山大,好几年才慢慢的还清了。

          而父亲当村长期间,给村民修的那个水井,至今仍在,几十年来一直福荫桑田。

           进入21世纪后,农业科技飞速发展,农业水平进一步提高,土地耕种基本上都可以实现机械化了,而我们家的土地,也由原来的四块地变更为两大块,但由于人口未减,还是六亩,都是平整的良田。

           我们兄妹三人也都陆续成家,妹妹出嫁了,我和弟弟也在西安买房工作,家里就剩下父母了,而父亲已是60多岁的老人了。

          父亲虽然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但依然孜孜不倦的耕耘在他的土地上,而且乐此不疲!

           我多次劝父亲:“现在家里也不靠地里赚钱,你身体不好,就少种些地吧”,而父亲虽然嘴上答应,但实际上依然还是我行我素,依然每年把六亩地全部种下来,只是不种别的作物,专种小麦和玉米了。

           有一次,我费了好多口舌,劝父亲去城里居住,想让他轻松一下,但父亲住了不足半个月就回去了,说:“现在玉米地里的草长高了,不拔不行啊,我回去处理一下”,结果一去不复返。

          看着父亲比较辛苦,我几次苦口婆心的劝他少种一块土地,他终于答应了一次,那年父亲狠狠心,拿出二块土地中的一块地,只播种了一料小麦,没有播种下一波的玉米,但父亲明显空寂了许多,常常去那块闲置的土地闲转,唠叨着:“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的地不种可惜了”,而他本人犹如突然失业的工人,瞬间无事可做,满身的不舒服!

           到第二年,又将那块荒芜一年的土地续种了。

           看到父亲终日劳作,我劝父亲:“现在种地也不赚钱,能不能咱们只种一块地呀?够吃就行了”。而他则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咱是农民,农民就是种地的,不种地吃啥?”,我无言!

           是啊,父亲就是一个农民,他是农民的儿子,和中国大多数农民一样,他和他的土地已经血脉相连,同呼吸共命运,土地就是他们心中的天。这每一寸土地中都浸泡着他们辛劳的汗水和故事。

           是的,父亲和他的土地是分不开的。

           他和他土地的情结深厚,情深意浓,剪不断,抛不开,也说不完!

    2019年07月03日 00:02:10
    引用| 举报
查看剩余3条回复
3

取消

                  支持jpg,gif,png格式,可以添加5张图片,您已经添加了0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好友 QQ空间 腾讯微博 微信 人人网

取消
取消